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在研报中表示,国内利率水平仍高企。总体的投资回报率目前已低于借款利率。这种"负利差"如果没有得到迅速扭转,可能最终会将经济推向通缩漩涡。

  梁红分析称,以特定指标衡量,中国经济已经陷入通缩:

  数据显示融资成本高于名义GDP增速。2015年一季度实际GDP同比增速7%,季环比年化增速5.3%,创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一季度名义GDP同比增速大幅下滑至5.8%,GDP平减指数同比下跌1.1%,表明经济以GDP平减指数衡量已陷入通缩。

  中金认为,目前的国内现状是:两度降息对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作用有限,国内利率水平仍然高企。

  央行公布的3月份数据显示,占社会融资绝大部分的企业部门2015年一季度平均融资成本仅下降12个基点至6.83%,表明近期央行两度降息对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作用有限。因此,我们估计商业银行整体加权平均贷款利率一季度为6.65%,仅较央行去年首次降息前低32个基点,小于同期贷款基准利率65个基点的累计降幅。同时,过去3个季度名义GDP增速累计下降了2.7个百分点。

  此外,2015年1-2月份的工业企业盈利数据也证实,尽管企业盈利能力已大幅下滑,但融资成本仍然下降甚微。

  此外,投资者正面临"负利差"局面:

  而更重要的是,加权平均贷款利率作为衡量实体经济有效融资成本的综合指标,自1997-2000年以来,首次高于名义GDP增速。这一现象的含义是,从理论上说,总体的投资回报率(以增加值计算)目前已低于借款利率。

  这种投资者面临的"负利差"如果没有得到迅速扭转,可能会进一步拖累投资动能和经济活力,从而令经济陷入1997-2000年的通缩漩涡。

  为什么加权平均贷款利率的回落明显滞后呢?中金认为,货币供应量增速放缓阻碍了政策利率变动的传导。在基础货币增速和货币乘数同时下滑的情况下,M2同比增速从去年二季度的14.7%下滑至今年一季度的11.6%。

  梁红认为,央行亟需提高货币供应量增速,以防止经济陷入通缩漩涡。

  为了有效提高货币乘数和保持基础货币扩张步伐,央行需要更坚决地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并利用新的工具来创造基础货币,如央行再贷款和购买国内债券资产。我们维持今年央行还将下调存款准备金率4次以(每次50基点)及对称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1次的预测。

  此外,我们认为财政政策具备进一步放松的空间,并且房地产市场政策有望进一步正常化。

  展望未来,我们将继续关注高频的银行间市场短期利率以及长期债券收益率,以获取加权平均贷款利率和货币政策调整的线索。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在研报中表示,国内利率水平仍高企。总体的投资回报率目前已低于借款利率。这种"负利差"如果没有得到迅速扭转,可能最终会将经济推向通缩漩涡。

  梁红分析称,以特定指标衡量,中国经济已经陷入通缩:

  数据显示融资成本高于名义GDP增速。2015年一季度实际GDP同比增速7%,季环比年化增速5.3%,创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一季度名义GDP同比增速大幅下滑至5.8%,GDP平减指数同比下跌1.1%,表明经济以GDP平减指数衡量已陷入通缩。

  中金认为,目前的国内现状是:两度降息对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作用有限,国内利率水平仍然高企。

  央行公布的3月份数据显示,占社会融资绝大部分的企业部门2015年一季度平均融资成本仅下降12个基点至6.83%,表明近期央行两度降息对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作用有限。因此,我们估计商业银行整体加权平均贷款利率一季度为6.65%,仅较央行去年首次降息前低32个基点,小于同期贷款基准利率65个基点的累计降幅。同时,过去3个季度名义GDP增速累计下降了2.7个百分点。

  此外,2015年1-2月份的工业企业盈利数据也证实,尽管企业盈利能力已大幅下滑,但融资成本仍然下降甚微。

  此外,投资者正面临"负利差"局面:

  而更重要的是,加权平均贷款利率作为衡量实体经济有效融资成本的综合指标,自1997-2000年以来,首次高于名义GDP增速。这一现象的含义是,从理论上说,总体的投资回报率(以增加值计算)目前已低于借款利率。

  这种投资者面临的"负利差"如果没有得到迅速扭转,可能会进一步拖累投资动能和经济活力,从而令经济陷入1997-2000年的通缩漩涡。

  为什么加权平均贷款利率的回落明显滞后呢?中金认为,货币供应量增速放缓阻碍了政策利率变动的传导。在基础货币增速和货币乘数同时下滑的情况下,M2同比增速从去年二季度的14.7%下滑至今年一季度的11.6%。

  梁红认为,央行亟需提高货币供应量增速,以防止经济陷入通缩漩涡。

  为了有效提高货币乘数和保持基础货币扩张步伐,央行需要更坚决地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并利用新的工具来创造基础货币,如央行再贷款和购买国内债券资产。我们维持今年央行还将下调存款准备金率4次以(每次50基点)及对称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1次的预测。

  此外,我们认为财政政策具备进一步放松的空间,并且房地产市场政策有望进一步正常化。

  展望未来,我们将继续关注高频的银行间市场短期利率以及长期债券收益率,以获取加权平均贷款利率和货币政策调整的线索。

精选图文
首页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