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日报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郭习松 雷闯

汉江遭遇“肠梗阻”之困,与湖北相邻的湖南湘江却是另一番景象。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湘江年货运量超过亿吨,是汉江的5倍。

差距从何而来?11月底,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前往湘江,一探究竟。

双向24小时通航长沙枢纽:年通货量超亿吨

湘江,湖南境内最大河流,发源于湖南永州,流经衡阳、株洲、湘潭、长沙、岳阳,汇入洞庭湖与长江,干线流程773公里,与汉江接近。

更为接近的是,湘江也规划为9级枢纽开发,顺江而下依次为:太洲水电站、潇湘枢纽、高山庙、归阳、近尾洲、土谷塘、大源渡、株洲航电枢纽和长沙综合枢纽。

同是9级枢纽最后一级,记者在长沙综合枢纽看到的是另一番繁忙景象——

280米长、34米宽的双线船闸,约9米水差,每次通行2000吨级船数6艘,单向放行时间约40分钟,比汉江兴隆枢纽每闸多通行2-3艘,时间也快出15分钟。

长沙地方海事局副局长文博徽告诉记者,长沙综合枢纽从2009年12月开工伊始,即设计为2000吨级双线船闸,由湖南省和长沙市两级政府按3:7的比例共同投资60余亿元打造。2015年全线完工后,双线通闸实现24小时运行,一年后实际通货量就达1.04亿吨,突破9800万吨的年通航设计能力。“长沙综合枢纽是人类科学治水的典范。”长沙市湘江综合枢纽工程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运文学介绍,它是“十二五”期间我国投资最大的内河航运工程,双线船闸一次性建设完毕也开创了内河航运枢纽先河。

2015年,湖南省决定从株洲枢纽起,经株洲、湘潭、长沙至岳阳城陵矶止,全长281公里开建2000吨级航道一期工程,与长沙枢纽工程同步完工。

此举改善湘江通航的同时,还为长株潭供水提供了保障,并在长沙枢纽至株洲枢纽之间形成一条深29.7米、长132公里的滨水风光带。船行至此,只见岳麓山上层林尽染,江面波光粼粼,一艘艘货轮南来北往,颇有“百舸争流”“万类霜天竞自由”之气势。

枢纽本身,也成为橘子洲头一道美丽的风景,每到节假日尤其是夜晚,坝上游人如织,库区游轮穿梭,实现了“建设一个枢纽,改善一片环境;带动一域发展,造福一方百姓”目标。

哪里有卡口,就打通哪里9级开发,步调一致

自长沙溯江而上,我们来到株洲航电枢纽。冬日下,正在建设的株洲枢纽二线船闸,气势恢宏。

湖南省水运建投集团三湘公司董事长周桂德豪迈介绍,该工程是湘江二级航道二期工程,还是国务院确定的湖南省对接长江经济带重点江河项目。“这是湘江通行2000吨级航船的一个‘卡口’。”周桂德说,紧邻已建枢纽一线船闸新建二线船闸,这在湖南省尚属首次。建成后,湘江衡阳蒸水河口至岳阳城陵矶435公里航道将由1000吨级航道全面提升为2000吨级二级航道,航运能力大幅提升。“大吨位货轮是枢纽最直接的受益者,粗略算下来,2000吨级货运航船每年可比1000吨级航船节约6.6亿元运输成本、节省燃油4.61万吨。”周桂德算账。

记者现场看到,施工中,一线船闸仍有序过航。船闸一次通行4-6条航船,单向放行时间同样只要约40分钟。“我们没有因哪级枢纽建设‘卡脖子’而停运,也没因哪里航道不畅而搁浅;基本上是,哪里有卡口,我们就打通哪里。”周桂德透露,进入“十二五”,湘江梯级开发尤其是新建项目均保持了“步调一致”——

以位于衡阳市衡南县的土谷塘航电枢纽项目为例,作为湘江9级梯级开发的“收官枢纽”,其开工比长沙综合枢纽晚一年,但竣工时间保持了同步。“这样,从基础建设上保证了千吨级航船从永州可以直抵洞庭湖。”湖南省水运海事管理局建设处处长李黎明如是说。

畅通湘江,还有这些法宝

货畅其流的背后,有何秘密?

湘江年流量、长度与莱茵河类似。把湘江打造成“东方莱茵河”,因此成为湖南的梦想。

为此,湖南省一改过去省市共建模式,从建到管全部升格为“省管”:

——开发主体统一。2013年10月,湖南省在湘江航运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基础上成立水运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承担湖南省主导投资建设的水上航电枢纽、船闸、港口码头及航道等重大水上交通基础设施的融资、工程建设和运营维护。其中航道疏浚等工程,均由水运投集团下属的湖南三湘公司承接。

——所有投入,除国家项目资金和世界银行贷款支持外,全部由湖南省级财政兜底。

——航道管理,全部交由湖南省水运海事管理局。

如此,整条湘江“婆婆”只有两个:一个管建,一个负责管理。

为了让航电枢纽抛开发电的利益“诱惑”,一心一意将通航作为湘江功能之首,湖南省政府还在株洲枢纽,试行电站业务交由湘江湖南发展有限公司管理运营,通航费用也直接由财政兜底。

“这样,我们可以更好地、‘心无旁骛’地管好船闸。”株洲航电枢纽负责人汪映红告诉我们,该枢纽每年发电量在8亿千瓦时左右,直接发电效益达2.5亿元。尽管这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但如果心思都放在发电上,当通航与发电产生矛盾时,通航就会打一定的折扣,“毕竟涉及到实实在在的利益。”

而要让一条江上下游通畅,光有硬件和管理机制还不够,还得有一个灵光的“大脑”统一指挥调度。2016年底,湘江便实现一站式智能报关通闸。

“这种智能报关系统,可实现上下游全线信息共享,不用重复安检;还能实现合理调度,通航时间更短,尤其是集装箱船可以基本做到和通江达海航班无缝对接。”李黎明演示介绍,这种模式是他们多次到三峡船闸学习的结果,通行货船业主只要下载一个手机软件,就能实现一次报关,多级船闸通行;各级船闸也将通过这一信息,清晰了解到当日通闸量有多少,需进行怎样的调度。

湖南省交通运输厅有关负责人透露,一个更专业、更智能的全域“黄金水道”正在变为现实,不久的将来,湘江年货运量将跨越2亿吨。

湖北日报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郭习松 雷闯

汉江遭遇“肠梗阻”之困,与湖北相邻的湖南湘江却是另一番景象。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湘江年货运量超过亿吨,是汉江的5倍。

差距从何而来?11月底,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前往湘江,一探究竟。

双向24小时通航长沙枢纽:年通货量超亿吨

湘江,湖南境内最大河流,发源于湖南永州,流经衡阳、株洲、湘潭、长沙、岳阳,汇入洞庭湖与长江,干线流程773公里,与汉江接近。

更为接近的是,湘江也规划为9级枢纽开发,顺江而下依次为:太洲水电站、潇湘枢纽、高山庙、归阳、近尾洲、土谷塘、大源渡、株洲航电枢纽和长沙综合枢纽。

同是9级枢纽最后一级,记者在长沙综合枢纽看到的是另一番繁忙景象——

280米长、34米宽的双线船闸,约9米水差,每次通行2000吨级船数6艘,单向放行时间约40分钟,比汉江兴隆枢纽每闸多通行2-3艘,时间也快出15分钟。

长沙地方海事局副局长文博徽告诉记者,长沙综合枢纽从2009年12月开工伊始,即设计为2000吨级双线船闸,由湖南省和长沙市两级政府按3:7的比例共同投资60余亿元打造。2015年全线完工后,双线通闸实现24小时运行,一年后实际通货量就达1.04亿吨,突破9800万吨的年通航设计能力。“长沙综合枢纽是人类科学治水的典范。”长沙市湘江综合枢纽工程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运文学介绍,它是“十二五”期间我国投资最大的内河航运工程,双线船闸一次性建设完毕也开创了内河航运枢纽先河。

2015年,湖南省决定从株洲枢纽起,经株洲、湘潭、长沙至岳阳城陵矶止,全长281公里开建2000吨级航道一期工程,与长沙枢纽工程同步完工。

此举改善湘江通航的同时,还为长株潭供水提供了保障,并在长沙枢纽至株洲枢纽之间形成一条深29.7米、长132公里的滨水风光带。船行至此,只见岳麓山上层林尽染,江面波光粼粼,一艘艘货轮南来北往,颇有“百舸争流”“万类霜天竞自由”之气势。

枢纽本身,也成为橘子洲头一道美丽的风景,每到节假日尤其是夜晚,坝上游人如织,库区游轮穿梭,实现了“建设一个枢纽,改善一片环境;带动一域发展,造福一方百姓”目标。

哪里有卡口,就打通哪里9级开发,步调一致

自长沙溯江而上,我们来到株洲航电枢纽。冬日下,正在建设的株洲枢纽二线船闸,气势恢宏。

湖南省水运建投集团三湘公司董事长周桂德豪迈介绍,该工程是湘江二级航道二期工程,还是国务院确定的湖南省对接长江经济带重点江河项目。“这是湘江通行2000吨级航船的一个‘卡口’。”周桂德说,紧邻已建枢纽一线船闸新建二线船闸,这在湖南省尚属首次。建成后,湘江衡阳蒸水河口至岳阳城陵矶435公里航道将由1000吨级航道全面提升为2000吨级二级航道,航运能力大幅提升。“大吨位货轮是枢纽最直接的受益者,粗略算下来,2000吨级货运航船每年可比1000吨级航船节约6.6亿元运输成本、节省燃油4.61万吨。”周桂德算账。

记者现场看到,施工中,一线船闸仍有序过航。船闸一次通行4-6条航船,单向放行时间同样只要约40分钟。“我们没有因哪级枢纽建设‘卡脖子’而停运,也没因哪里航道不畅而搁浅;基本上是,哪里有卡口,我们就打通哪里。”周桂德透露,进入“十二五”,湘江梯级开发尤其是新建项目均保持了“步调一致”——

以位于衡阳市衡南县的土谷塘航电枢纽项目为例,作为湘江9级梯级开发的“收官枢纽”,其开工比长沙综合枢纽晚一年,但竣工时间保持了同步。“这样,从基础建设上保证了千吨级航船从永州可以直抵洞庭湖。”湖南省水运海事管理局建设处处长李黎明如是说。

畅通湘江,还有这些法宝

货畅其流的背后,有何秘密?

湘江年流量、长度与莱茵河类似。把湘江打造成“东方莱茵河”,因此成为湖南的梦想。

为此,湖南省一改过去省市共建模式,从建到管全部升格为“省管”:

——开发主体统一。2013年10月,湖南省在湘江航运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基础上成立水运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承担湖南省主导投资建设的水上航电枢纽、船闸、港口码头及航道等重大水上交通基础设施的融资、工程建设和运营维护。其中航道疏浚等工程,均由水运投集团下属的湖南三湘公司承接。

——所有投入,除国家项目资金和世界银行贷款支持外,全部由湖南省级财政兜底。

——航道管理,全部交由湖南省水运海事管理局。

如此,整条湘江“婆婆”只有两个:一个管建,一个负责管理。

为了让航电枢纽抛开发电的利益“诱惑”,一心一意将通航作为湘江功能之首,湖南省政府还在株洲枢纽,试行电站业务交由湘江湖南发展有限公司管理运营,通航费用也直接由财政兜底。

“这样,我们可以更好地、‘心无旁骛’地管好船闸。”株洲航电枢纽负责人汪映红告诉我们,该枢纽每年发电量在8亿千瓦时左右,直接发电效益达2.5亿元。尽管这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但如果心思都放在发电上,当通航与发电产生矛盾时,通航就会打一定的折扣,“毕竟涉及到实实在在的利益。”

而要让一条江上下游通畅,光有硬件和管理机制还不够,还得有一个灵光的“大脑”统一指挥调度。2016年底,湘江便实现一站式智能报关通闸。

“这种智能报关系统,可实现上下游全线信息共享,不用重复安检;还能实现合理调度,通航时间更短,尤其是集装箱船可以基本做到和通江达海航班无缝对接。”李黎明演示介绍,这种模式是他们多次到三峡船闸学习的结果,通行货船业主只要下载一个手机软件,就能实现一次报关,多级船闸通行;各级船闸也将通过这一信息,清晰了解到当日通闸量有多少,需进行怎样的调度。

湖南省交通运输厅有关负责人透露,一个更专业、更智能的全域“黄金水道”正在变为现实,不久的将来,湘江年货运量将跨越2亿吨。

精选图文
首页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