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日报讯(记者熊唤军)12月17日,江汉大学以“新诗百年的回顾与前瞻”为题,举办中国新锐批评家高端论坛,来自省内外的50多位批评家、诗人纵论百年新诗成就,展望新诗发展前景。

百年新诗是今年文学、文化界的热议话题。1917年《新青年》杂志刊出胡适的8首白话诗,开启了百年新诗行进的帷幕。在新诗百年发展过程中,对新诗的成就得失的评价一直存在不同的声音。厦门城市大学教授陈仲义发言时认为,从接受学的角度来看,新诗无论存在多少弱项,它都已经出落成一个独立的文艺品类,其价值不可低估。新诗承担着文言诗的“转型”使命,因为有了新诗,我们才有了一种能够适配现代中国人思维、生活和言说的高级精神载体,表达现代中国的世道人心。论坛上,与会者围绕百年新诗与古代诗学和西方诗学、新诗的审美范式转型、新诗的当代性、新诗经典化、百年新诗的得与失等话题展开深入研讨。

湖北日报讯(记者熊唤军)12月17日,江汉大学以“新诗百年的回顾与前瞻”为题,举办中国新锐批评家高端论坛,来自省内外的50多位批评家、诗人纵论百年新诗成就,展望新诗发展前景。

百年新诗是今年文学、文化界的热议话题。1917年《新青年》杂志刊出胡适的8首白话诗,开启了百年新诗行进的帷幕。在新诗百年发展过程中,对新诗的成就得失的评价一直存在不同的声音。厦门城市大学教授陈仲义发言时认为,从接受学的角度来看,新诗无论存在多少弱项,它都已经出落成一个独立的文艺品类,其价值不可低估。新诗承担着文言诗的“转型”使命,因为有了新诗,我们才有了一种能够适配现代中国人思维、生活和言说的高级精神载体,表达现代中国的世道人心。论坛上,与会者围绕百年新诗与古代诗学和西方诗学、新诗的审美范式转型、新诗的当代性、新诗经典化、百年新诗的得与失等话题展开深入研讨。

精选图文
首页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