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人士认为,煤企价格战难以避免,价格还会持续低迷,行业洗牌会加速。

  煤炭行业每况愈下,煤企不得不开始转型。

  山西省统计局4月16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到2014年底,全省有215家资源型企业向旅游业转型。

  今年以来,煤炭行业持续低迷,煤价再次创新低。煤企亏损面超过八成,煤企谋求转型已经迫不及待。

  除了向旅游业转型,还有煤企开始向新能源、互联网等行业发力。煤炭行业已经到了最为艰难的时刻,如果还维持现状苦苦挣扎,最终或只能在行业洗牌中死掉。

  汾渭能源价格中心主任曾浩表示,今年煤炭行业的状况非常差,亏损面和停工率都很大。煤企价格战肯定是难以避免的,价格还会持续低迷,行业洗牌会加速。

  煤企向旅游业转型

  山西煤炭资源整合之后,大量资金从煤炭及相关行业退出,转投到旅游行业,相继建成或正在建设一批新兴景区和接待设施。

  统计局数据显示,到2014年底,山西省有215家资源型企业投资开发旅游景区、星级饭店、休闲度假区和娱乐设施等,总投资高达320亿元。超过5亿元的项目有14个,超过10亿元的项目有9个。

  其中,由资源型企业投资或参股开发建设的星级饭店76家,占全省四星级以上酒店的45%;25家省级休闲度假区,几乎都来自资源型企业开发建设。资源型企业大规模进军旅游业,迅速推动了旅游产业转型升级。

  统计局表示,随着山西综改试验区建设的全面启动和煤炭资源整合顺利完成,以煤炭为首的资源型企业开始主动向旅游产业转型,不仅在资源产业低迷时得到旅游反哺,同时也解决了旅游产业资金来向不足的问题。

  煤炭行业持续低迷,煤企也纷纷开始寻找转型之路。除了上述向旅游业转型的煤企,还有煤企发力新能源。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以煤炭生产、电力、燃气为主营的巨头晋能集团也开始进军光伏制造,试图从传统能源向综合能源转型,并以成为全球最有竞争力的光伏制造企业、跻身全球前5%先进产能为目标。

  据介绍,晋能清洁能源目前已经投产一期年产500MW(1GW=1000MW,1MW=1000KW)太阳能电池及600MW太阳能组件项目,已完成GW级光伏电站项目储备。

  此外,还有煤企开始探索互联网电商等途径。

  随着能源结构调整的深入,煤炭在我国的消费量正在进一步下降,煤炭工业的转型升级势在必行。近日,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关于促进煤炭工业科学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通过煤炭行业自身主动调整适应形势变化。

  山西智诚达能源咨询公司总经理马俊华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于煤炭行业的现状,失望的不只是我一个人,煤炭人和煤炭企业都到了必须转型的时候,必须逼自己下决心转型。

  煤炭行业大洗牌在即

  没有最难,只有更难。煤炭行业再次经历"史上最困难时期"。

  近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表示,今年以来,煤炭经济运行面临的困难更多,形势更加严峻。前两个月,协会重点联系的90家大型企业亏损131亿元(去年同期利润112亿元),亏损面80%以上。

  而从目前的形势来看,煤炭行业不但没有好转的迹象,反而在继续恶化。政府救市的手段也基本"穷尽",煤企只能依靠自救。

  在4月15日普氏能源和汾渭能源举行的中国煤炭指数(CCI)冶金煤指数的新闻发布会上,汾渭能源价格中心主任曾浩向《证券日报》等媒体表示,煤炭行业走到这个程度,政府很难再出台一些能够立竿见影的政策,来逆转煤炭行业现在的困境。

  根据汾渭能源提供的数据,最近三年来,每年动力煤的价格都要下跌一个台阶。2013年动力煤价格高点为620元/吨,低点为515元/吨;2014年的价格高点是622元/吨,低点为471元。换而言之,动力煤价格2013年跌破了600元/吨,2014年跌破500元/吨,而2015年很可能跌破400元/吨。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煤价已经降到2007年以来的最低价,但由于产能过剩的矛盾突出,仍会继续下跌。

  曾浩指出,今年煤炭行业的状况非常差。以电煤来说,这个月煤价跌到快破400元/吨的时候,内蒙古民营企业生产成本最低的煤企依然爆出了亏损。在目前的价格水平下,以电煤来说已经很难在煤炭销售上盈利,亏损面和停工率都很大。内蒙古民营企业开工率基本上不到5成,山西也是不到6成,亏损面非常大。

  在他看来,煤企价格战肯定是难以避免的,行业洗牌会加速。价格还会持续低迷,预计下半年可以看到价格反弹,但即使反弹也是超跌之后的反弹,反弹过后将是新一轮的下跌。过剩的问题太严重,只有某些产能退出去,这个行业才会有希望。

  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邓舜也曾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淘汰落后产能,完善煤企退出机制,加快企业转型升级,才是煤企下一步的出路。

  业内人士认为,煤企价格战难以避免,价格还会持续低迷,行业洗牌会加速。

  煤炭行业每况愈下,煤企不得不开始转型。

  山西省统计局4月16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到2014年底,全省有215家资源型企业向旅游业转型。

  今年以来,煤炭行业持续低迷,煤价再次创新低。煤企亏损面超过八成,煤企谋求转型已经迫不及待。

  除了向旅游业转型,还有煤企开始向新能源、互联网等行业发力。煤炭行业已经到了最为艰难的时刻,如果还维持现状苦苦挣扎,最终或只能在行业洗牌中死掉。

  汾渭能源价格中心主任曾浩表示,今年煤炭行业的状况非常差,亏损面和停工率都很大。煤企价格战肯定是难以避免的,价格还会持续低迷,行业洗牌会加速。

  煤企向旅游业转型

  山西煤炭资源整合之后,大量资金从煤炭及相关行业退出,转投到旅游行业,相继建成或正在建设一批新兴景区和接待设施。

  统计局数据显示,到2014年底,山西省有215家资源型企业投资开发旅游景区、星级饭店、休闲度假区和娱乐设施等,总投资高达320亿元。超过5亿元的项目有14个,超过10亿元的项目有9个。

  其中,由资源型企业投资或参股开发建设的星级饭店76家,占全省四星级以上酒店的45%;25家省级休闲度假区,几乎都来自资源型企业开发建设。资源型企业大规模进军旅游业,迅速推动了旅游产业转型升级。

  统计局表示,随着山西综改试验区建设的全面启动和煤炭资源整合顺利完成,以煤炭为首的资源型企业开始主动向旅游产业转型,不仅在资源产业低迷时得到旅游反哺,同时也解决了旅游产业资金来向不足的问题。

  煤炭行业持续低迷,煤企也纷纷开始寻找转型之路。除了上述向旅游业转型的煤企,还有煤企发力新能源。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以煤炭生产、电力、燃气为主营的巨头晋能集团也开始进军光伏制造,试图从传统能源向综合能源转型,并以成为全球最有竞争力的光伏制造企业、跻身全球前5%先进产能为目标。

  据介绍,晋能清洁能源目前已经投产一期年产500MW(1GW=1000MW,1MW=1000KW)太阳能电池及600MW太阳能组件项目,已完成GW级光伏电站项目储备。

  此外,还有煤企开始探索互联网电商等途径。

  随着能源结构调整的深入,煤炭在我国的消费量正在进一步下降,煤炭工业的转型升级势在必行。近日,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关于促进煤炭工业科学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通过煤炭行业自身主动调整适应形势变化。

  山西智诚达能源咨询公司总经理马俊华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于煤炭行业的现状,失望的不只是我一个人,煤炭人和煤炭企业都到了必须转型的时候,必须逼自己下决心转型。

  煤炭行业大洗牌在即

  没有最难,只有更难。煤炭行业再次经历"史上最困难时期"。

  近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表示,今年以来,煤炭经济运行面临的困难更多,形势更加严峻。前两个月,协会重点联系的90家大型企业亏损131亿元(去年同期利润112亿元),亏损面80%以上。

  而从目前的形势来看,煤炭行业不但没有好转的迹象,反而在继续恶化。政府救市的手段也基本"穷尽",煤企只能依靠自救。

  在4月15日普氏能源和汾渭能源举行的中国煤炭指数(CCI)冶金煤指数的新闻发布会上,汾渭能源价格中心主任曾浩向《证券日报》等媒体表示,煤炭行业走到这个程度,政府很难再出台一些能够立竿见影的政策,来逆转煤炭行业现在的困境。

  根据汾渭能源提供的数据,最近三年来,每年动力煤的价格都要下跌一个台阶。2013年动力煤价格高点为620元/吨,低点为515元/吨;2014年的价格高点是622元/吨,低点为471元。换而言之,动力煤价格2013年跌破了600元/吨,2014年跌破500元/吨,而2015年很可能跌破400元/吨。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煤价已经降到2007年以来的最低价,但由于产能过剩的矛盾突出,仍会继续下跌。

  曾浩指出,今年煤炭行业的状况非常差。以电煤来说,这个月煤价跌到快破400元/吨的时候,内蒙古民营企业生产成本最低的煤企依然爆出了亏损。在目前的价格水平下,以电煤来说已经很难在煤炭销售上盈利,亏损面和停工率都很大。内蒙古民营企业开工率基本上不到5成,山西也是不到6成,亏损面非常大。

  在他看来,煤企价格战肯定是难以避免的,行业洗牌会加速。价格还会持续低迷,预计下半年可以看到价格反弹,但即使反弹也是超跌之后的反弹,反弹过后将是新一轮的下跌。过剩的问题太严重,只有某些产能退出去,这个行业才会有希望。

  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邓舜也曾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淘汰落后产能,完善煤企退出机制,加快企业转型升级,才是煤企下一步的出路。

精选图文
首页头条